2014年7月28日 星期一

[專題] The Last Words of Tupac Shakur

1996年盛夏的夜晚,一位饒舌巨星在Strip大道上遭到槍擊。接著,他的故事成為了後人歌頌無數的傳奇。對這個第一位趕到現場的巡邏警察來說,這個夜晚卻是如此地難忘、真實。




原文網址:http://vegasseven.com/2014/05/21/last-words-tupac-shakur/
By Sean DeFrank 5/21/2014

拉斯維加斯的晚上十一點15分,透過無線電傳來了一封訊息:Flamingo與Koval的交叉路口發生了一起槍擊案,並且傳出有人傷亡。多部車輛在 Flamingo 路上迴轉後駛向西方,當時在第一時間報案的腳踏車巡警,從Maxim飯店開始追緝嫌犯,但是最後仍舊無法追上車子的速度,不過,他最後目擊這些車輛在Las Vegas Blvd左轉逃逸。

當時,Chris Carroll Las Vegas Metropolitan Police Department (LVMPD) 的腳踏車巡邏單位 (bike patrol unit) 擔任警長一職,單位裡一共有十二位警員在他的指揮下行動,負責拉斯維加斯最熱鬧的Strip大道的巡邏任務。但是在案發的當晚 - 1996年九月七號,Chris Caroll 接獲報案時只有自己一個人獨自巡邏。星期六的晚上,Strip大道上的交通總是非常擁塞,不過在這一天晚上,Mike Tyson與Bruce Seldon在米高梅飯店 (MGM Grand) 舉辦的拳擊賽、更是讓這天晚上的交通寸步難行。

而在此同時,犯下槍擊案的主謀很可能也被困在這車陣當中。Caroll 一路騎向北方、同時檢視一部部的車子。Caroll回憶道:"我當時是這麼想的 - 我怎麼可能阻擋下這麼多的車子?一般來說,我們平常騎腳踏車出任務時都是使用哨子、或是請求其他警車支援,來幫助我們擋下嫌犯,但是當我騎在這車陣中,我不禁開始思考.....這些人正在逃跑,而且他們開著不只一輛車,我卻只能自己一部一部追查....."


Chris Carroll in the early 1990s


*****

自從Tupac Shakur在拉斯維加斯遭到槍擊遇害之後,調查真相的腳步在過去十八年也曾未停歇過。許多報章雜誌、書籍、紀錄片、網站....都對這件懸案做了許多深入的研究與分析,有些人只是單純臆測、有些人能夠拿出令人瞠目結舌的理論,甚至也有人深信Shakur並沒有死,認為他可能隱居在古巴、紐西蘭、塔斯馬尼亞島(Tasmania) 或是賓夕維尼亞州的郊區。

在遭受槍擊的六天後,25歲的2Pac終究無法擺脫死神、最後不幸過世,從一位名星昇華到了傳奇。他加入了其他巨星的腳步,像是James Dean、Marilyn Monroe、Jimi Hendrix、Kurt Cobain...等人,這些人都是在正值生涯巔峰時突然隕落。儘管2Pac死去、但是他的一生不會被後人所遺忘,1993年"Poetic Justice" (2Pac參與過的第一部電影) 的導演 John Singleton,宣布將在今年 (2014) 開始著手拍攝傳記電影; 以Tupac為發想的音樂劇 "Hollar If You Hear Me",也將預計在六月19號在百老匯開始演出......即使有這麼多的人重視2Pac的生與死,我們仍舊有個從未聽聞過的軼事 - 消息來源正是來自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警官。

*****

Chris Caroll 是個有23年資歷的老鳥,他在2010年的十二月退休。他也是我的表親,在前幾個月的某個夜晚,我與他兩人一同喝著啤酒閒聊,他不帶保留地告訴我這個故事....這不是我第一次聽他述說著那些引人入勝的警察故事,我已經聽他講故事講好幾年了。但是當我聽到這個故事時,我體悟到這個故事不僅根深蒂固地存在他的腦海裡,同樣的,也深深烙印在我們的文化之中。

在那個令人難忘的夜晚,Chris Carroll 正在執行長達十小時的勤務,由於這場Tyson對決Seldon的拳擊大戰,讓他已經在米高梅飯店 (MGM) 附近的轉角待命了大半天的時間。他回憶道:"每次只要Mike Tyson有拳擊比賽,結果就會像是舉辦一個聚集皮條客、妓女、幫派份子的超級盃(Super Bowl)一樣 - 這些人全都會蜂擁傾巢而出,這些滋事分子有許多人根本不會去現場看比賽,通常都只是成群結隊聚集在飯店、Strip大街上或是各個角落; 而這次Mike Tyson在MGM舉辦這種大規模的比賽,這就像是個引爆點....這個夜晚絕對不會平靜,我感受的到有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即使現在看似和平,也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而已。"


*****


這是個充斥著暴力的夜晚,當拳王Tyson步入米高梅的Garden Arena同時、背後響起了"Road to Glory",這首曲子是Tupac Shakur特別為了Mike Tyson而撰寫。Mike Tyson與Tupac Shakur兩人是在監獄裡互相認識、成為好友,1992年的時候Tyson因為強暴罪而入獄服刑三年,Shakur則是在1995年二月因為性侵也被送入同一所監獄服刑。1996年三月16日,Tyson在WBC重量級冠軍賽對決Frank Bruno、並且在第三輪擊敗對手,當時Shakur就是第一個在場邊一起和Tyson慶祝勝利的,兩人的交情可見一斑。而如今,Shakur在這天(1996年九月七號)再次造訪拉斯維加斯,希望能夠目睹好友再次拿下WBA冠軍腰帶,Tyson還與Shakur約定好、比賽結束後直接前往East Flamingo Road上的夜店Club 622一同狂歡,Shakur也預計在那裡現場演出。


Tupac Shakur and Suge Knight (Tyson Vs Bruno Fight Las Vegas, NV)
Photo: Kelly Jordan/Globe Photos Inc

來自耶魯大學 W.E.B. Du Bois Research Institute、兼任哥倫比亞大學副教授的 Christopher Emdin 指出:Shakur與Tyson之間的友誼如此堅固,是因為當時他們的個人定位都被輿論與社會大眾所誤解、扭曲。Emdin 說道:"Mike Tyson在拳擊的世界裡奮鬥,正如同Tupac在音樂界一樣。當Tyson第一次出現在世人的眼光時 - 他充滿著鮮明的個人色彩:年輕、性情急躁、不受拘束、口無遮攔....並且擁有能夠一拳把對手擊倒的怪力,許多人畏懼Tyson,因為他們沒辦法想像這世界上竟然有這種"暴力"的存在。而Tupac第一次在音樂界展露頭角、以饒舌團體 Digital Underground 的團員出道之時,他的個人色彩一樣也如Tyson一般鮮明:大膽狂妄、極具攻擊性與批判性... Tupac的存在,對於美國白人社會來說是一種恐懼,因為白人們沒辦法容忍這種思想。"

Emdin繼續補充道:"整體來說,美國對於Tyson和Shakur兩人可說是"愛恨交織",大家畏懼他們,卻又被他們這種瘋狂、危險、激進的形象所深深著迷。在許多方面,這種大眾的刻板印象塑造出了今日的Tyson,大家只希望看到Tyson維持一貫凶狠的作風、喜愛看Tyson一拳把對手擊倒。而大眾的刻板印象,也一樣被加諸在Tupac身上,儘管 Tupac 推出過 "Dear Mama"來讚頌母親的偉大、也寫出作品來宣揚黑豹黨(Black Panther Party)與黑人民權運動,大眾媒體還是刻意忽略這一面,大家所希望Tupac的形象.....就是一位憤怒激進的惡棍(thug)。"


Mike Tyson & Tupac Shakur

"Tyson與Tupac之間的聯結:就是在他們的背後,都有一群憎恨他們的群眾、產業,但諷刺的是,這些人卻又非常需要他們,因為Tupac與Tyson能夠滿足這些人的欲望。Pac 總是不斷嘗試去改變刻板印象,不過他的定位始終都有分歧與衝突:一方面Tupac堅持"hood"幫派本色,但在另一方面,他也希望自己所傳達、代表的意義能夠比幫派還要更多。同樣的矛盾、同樣的定位衝突,也發生在Mike Tyson身上,當Tyson一心希望能夠成為拳擊界最強的選手時,他同時也想扮演惡棍.....結果Tyson的選手生涯就因為這種衝突而走上了盡頭,因為他想要忠於自我、但卻又沒辦法承受世人給他加諸的壓力與刻板印象。當這個世界把這種衝突施加在你身上,你幾乎會不可避免地走上毀滅之路,因為一個人是無法同時扮演兩種角色的。Tupac與Mike Tyson比任何人都了解這種感受,他們倆人也因此能夠一拍即合、成為肝膽相照的莫逆之交。"

*****

在這場Tyson與Seldon的拳擊賽當中,才剛開戰不久,Tyson就給予對手一記出其不意的痛擊,然後幾秒鐘之後迅速解決了這場比賽、拿下冠軍。Shakur當時與Marion "Suge" Knight一同坐在場邊觀戰,Suge Knight是一位前UNLV的美式足球選手,他在1991年時協助建立了Death Row Records。Shakur選擇與Death Row簽下唱片合約,是因為在1995年十月,Suge Knight提供了一百四十萬美元將Shakur保釋出來、讓他免於牢獄之災。


比賽結束後,正當Shakur與Knight一行人一同步出米高梅飯店時,他們與 Orlando Anderson (一位21歲的幫派份子、來自康普頓的South Side Crips) 發生了嚴重的肢體衝突。Shakur與Knight兩人都是出身自Mob Piru Bloods (Crips的敵對幫派),當一夥人撞見Orlando Anderson、爆發衝突時,他們給予Anderson一頓痛毆,甚至當Anderson倒地時也用腳繼續攻擊。


MGM Grand security video of the scuffle after the Tyson fight




這場混戰隨即就被米高梅飯店的保全阻止,也被飯店的監視器全程拍攝下來,Shakur、Knight、以及他們其他同行的夥伴,全部都被米高梅飯店趕出去。而Anderson拒絕接受任何治療、也拒絕申訴,就這樣直接離開飯店、走向Strip大道上。當時Caroll正在外頭待命,完全不知道飯店裡發生了什麼狀況。


*****

從1980年代中期以來,拉斯維加斯的幫派勢力越來越氾濫,一直到了1991年十月,New York Times評選拉斯維加斯為幫派問題最嚴重的城市之一,其中原因,大部份都是因為當時有許多來自洛杉磯的Crips與Bloods遷居於此。1996年,幫派份子增長的速度有增無減。拉斯維加斯的幫派興盛,正好也與幫派饒舌(gangsta rap)的成長相關,幫派饒舌始於80年代末期,由Ice-T、N.W.A.等人發揚光大,歌詞總是充斥著警察迫害、幫派暴力、毒品、仇視女性等內容,"Fuck tha Police"、"Cop Killer"等作品更是深受當時年輕黑人的喜愛。

Shakur在1991年推出了第一張個人專輯"2Pacalypse Now",專輯裡談論了常見的種族問題、警察濫權,不過當時年輕的Shakur也嘗試關心社會議題,例如貧窮、少女懷孕...等議題。

1971年六月16號,Shakur出生於紐約曼哈頓的East Harlem,他出生於一個充滿社會動盪的年代。他的母親 Afeni 是個黑豹黨(Black Panther Party)成員,她將自己的兒子命名為 Tupac Amaru - 名字起源來16世紀時,一位抵制西班牙殖民主義的印加皇帝。母親的革命精神,也塑造出Shakur日後的人格。

1988年時,Shakur全家搬到加州的Marin City居住,一直到了1996年,Shakur成為了東西岸嘻哈大戰之間最受矚目的焦點。他公開抨擊Biggie與Puff Daddy,甚至在"Hit ’Em Up"這首曲子裡宣稱與Biggie的妻子有染。

Emdin說道:"Tupac大概是在那個年代裡唯一一位可以捕捉到所有面向的嘻哈歌手; 他同時也能捕捉到嘻哈歌迷真正想要的。他總是不輕易妥協,堅定表達出反對警察的立場、或是抨擊任何不利自己的言論,同時,Shakur也崇敬女性、甚至寫歌讚揚自己的母親。在一些作品裡,Shakur能夠捕捉到N.W.A.這種激進暴徒的兇猛形象,卻也能夠在音樂裡透露出一絲希望與愛。因為他就是一位能夠包容所有不同觀點、思想的歌手,他重新創造了 '惡棍(thug)' 的定義。"


*****

當接獲到槍擊案通報時,Carroll騎著他的自行車前往Harmon Avenue, 他瞥見了一群車隊在大路上橫衝直撞。他回憶:"當時一群車隊呼嘯而過、闖過好幾個交通號誌,我仍然不確定到底有幾輛車....我想大概有五輛吧。我們知道那一夥人都是槍擊案發生時的目擊者,但是我們不清楚究竟是誰開的槍、不知道是哪輛車擊發的、也不知道兇手是不是在其中的一輛車上。"

十五分鐘之前,時間是11:05pm,另一位在Strip大道上巡邏的警察攔下了Suge Knight所駕駛的黑色BMW,因為當時他播放音樂的音量太大了,此外他的車子沒有掛上車牌。Shakur當時坐在副駕駛座,後來Sughe Knight沒有被開罰單就被放行,然後他們就繼續駛往原先的目的地 Club 662。但當他們來到Flamingo Road上時,一輛承載三、四個人的白色凱迪拉克突然逼近Suge Knight的車子右側,並且搖下車窗,對著他們開了至少十三槍 - 其中有四發擊中了 Shakur的身體,這輛白色凱迪拉克隨即往Koval的南方逃逸。


Tupac Shakur in Suge Knight's black BMW
這也是他生前最後一張照片

Kinght設法在Flamingo路上迴轉,當時Shakur渾身是血,當他們轉向Strip大道之後,Knight發瘋似地逃命...不斷地穿插在車流之中,把車子的兩個輪胎都撞到爆胎、輪框也全是擦痕,甚至在Harmon上闖了紅燈。最後他們的車子撞上中央分隔島而停下。

Carroll說道:"當這發生時,我迅速地跳上我的自行車、儘全力向前衝,我仍然不知道究竟兇手是誰。當我擋下這些逃逸的車輛時,這些車子的車門幾乎因為慌亂而呈現是全開,當他們走下車子時,我才發現他們個個看起來都不好惹....看起來都是幫派份子。於是我拿起了我的槍,現場大概有十個人左右,我當時猜測這些人裡面有一個就是犯人。我開始對這些人咆哮、叫他們通通趴下,一些人乖乖照辦、一些人不願意服從。一些人還在沈思,也有些人和我一樣、頭腦還陷入在混亂之中,我們就這樣子僵持在那裡。當時現場有許多行人,我很擔心要是開槍了、流彈勢必會波及路人,此外,我更擔心的是我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犯人......我拿著一把手槍、對準了五輛不同的車子,擔心下一步可能就要開始開槍駁火,很令我訝異的是,這場槍戰最後沒有發生 (因為最後發現他們都不是犯人) "

當Carroll走向Knight的黑色BMW時,他發現有個人坐在前座,他原先以為犯人就是這台車,直到他發現車上充滿了彈孔。Carroll一轉身,發現了Knight從背後緩步走向他,當時Kinght因為中彈而血流如注。

Carroll說道:"當時我嘗試想要打開車門,但是卻打不開,Knight在這時從我背後慢慢靠近,於是我拿起槍指著他,對他咆哮、叫他遠離我,但是當我轉身回到車子附近時,Knight又開始走向這裡。Suge Knight是個身材高大魁梧的傢伙,他挨了子彈、血流如注,而且是從腦袋上不斷湧出鮮血,當時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傢伙竟然能夠忍得住,因為很明顯的他腦袋上中了一槍。"




*****

接下來的敘述,與許多之前發表過的報告書內容大不相同。Carroll 回憶道:"當我好不容易終於把車門打開之後,發現一個坐在裡面的乘客跟著跌落出來,彷彿他之前一直倚靠在車門上。我原本以為這個人是要趁著門一打開後攻擊我,但是我很快就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他就這樣跌落出來。我將他搭在我的左肩、讓他這樣子倚靠著,我的右手仍然握緊著槍。他全身都是血,我也發現他身上掛滿了金項鍊以及珠寶....而這些金光閃閃的飾品全都裹上了一層鮮血,一直到現在這畫面依舊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當我一手拿著槍、一手攙扶著他,我仍然對著其他人吼叫、讓其他人不敢輕舉妄動,接著,我把他拉出車外。感謝老天...當我剛拉出這個人之後,旁邊一位警察也終於趕到現場支援,並且幫我看緊Suge Knight,身材高大的Suge對我來說是種威脅。"

"另一位警察幫我把Suge Knight推開、讓他遠離我,而我則是轉頭檢查靠在我身上的這個人,並且發現他還有意識!很明顯地,他身上中了好幾鎗,但是我沒辦法確定是擊中在身體哪個部位。當我把他拉出車外時,他因為疼痛而身體蜷縮在一起....並且看著我,發出痛苦的呻吟。我很快地幫他躺平在地上,並且再轉頭詳細檢查車子、確認車上沒有其他人之後才放心。"

"當我把這個人從車內拉出來之後,Suge Knight對我大聲咆哮,嘴裡吼著:Pac, Pac!!...並且就這樣子一直怒吼咆哮。而在我身旁的這個人也緩緩坐起身,想要對Suge Knight有所回應....但是由於身受中傷、他掙扎了許久仍然一個字都吐不出來,Suge見狀又大叫了一聲:Pac!!,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這個人正是Tupac Shakur。在這個節骨眼,我其實不在乎,我更擔心的是現場只有我和另外一位警察,我們單薄的人力不知道能不能應付眼前這個場合。"

"在警察的術語裡,有一個字叫做 "dying declaration",意思就是當某個人被認定即將死亡時,必須抓緊時機讓他試著吐露出線索 - 例如一個嫌犯的名字或是形容到底發生什麼事。於是我看著Tupac,詢問他:到底是誰對你開槍的?到底發生怎麼一回事?但是他完全不理睬我,只是眼神往我看了一下、隨即又轉頭對著Suge Knight想要和他對話。我持續詢問Tupac,一遍接著一遍:是誰下的手?到底是誰開槍的?不過他依舊忽略我的質問,就在下一瞬間,Tupac 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變,從不願意合作、變成了"I'm at peace",從無法開口、變得可以開始說話。"

"他雙眼直視著我,於是我接緊著再次問他:究竟是誰對你開槍的? 他緩緩地吸了一口氣、張開了嘴巴,原本以為他終於願意配合,結果從他嘴裡吐出來最後的幾個字卻是 'FUCK YOU' "

"在這之後,Tupac的意識逐漸模糊,而救護車在這個時候正好抵達現場。當醫護人員將他抬上車時,許多警察也紛紛抵達。對我來說,潛在的危機終於解除,但是我們仍舊有必要進行詳細調查 - 這現場根本就是一場災難。當Tupac被送上救護車,我也趕緊抓著我的下屬,命令他尾隨在後,並且吩咐不能讓Tupac離開自己的視線......期待能從他口中得到一點消息、或者是死前最後的遺言。"

"當Tupac一到達醫院,他馬上就被送進了手術室、並且被注射大量麻醉,然後我想他就這樣陷入了昏迷,而且再也沒有醒來過....直到他被醫生拔管宣告死亡為止。因此,我在案發現場與他的對談,就是Tupac在這世上存活的最後一刻。我的下屬後來告訴我,Tupac再也沒有醒來過、在醫院裡一句話也沒辦法說,什麼都沒有留下。"


*****

當時Shakur被送進了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進行了幾次手術,醫生嘗試阻止他的內出血、切除了他的右肺,替他插管維持生命,卻又因為藥物誘發了另一次的昏迷。九月13號,Tupac的生命走向了盡頭。

槍擊案發生之後,警察對Tupac的同行夥伴們進行了調查、包括Suge Knight。但是調查結果卻是徒勞無功,沒有一個人吐露出兇手的身份。

當Carroll被人問道Tupac Shakur的兇殺案對他的人生是否有什麼不可磨滅的影響,Carroll只說:"你必須知道,身為一位警察 - 尤其是在拉斯維加斯Strip大道上的警察,你時常會見到死人,槍擊、自殺、車禍....到處都是死人。你會變得非常習慣這一切。而對我來說,Tupac Shakur其實也沒什麼區別,我只知道Tupac Shakur是位名人,但是我對他的一切都不了解。"


*****


Carroll與Shakur最後對談的那個十字路口,至今來看仍與1996年九月七號的模樣沒有什麼差別。Las Vegas Blvd 現在則是拓寬了許多,並且蓋上了許多新建築,像是CityCenter、Cosmopolitan等等,不過卻仍然與當年一樣 - 沒有足夠的監視攝影機來捕捉逃逸犯人的畫面。

至於誰殺了Shakur,在Las Vegas與洛杉磯兩地的執法人員們一致認為就是 Orlando Anderson,當他在MGM飯店被痛毆一頓、獨自離去之後,就計劃要在Club 662槍殺Shakur。不過當他駕駛著凱迪拉克轎車、在Flamingo與Koval交叉路口意外碰見Suge Knight的BMW時,他就發現了一個千載難逢的下手機會。如果Anderson真的就是兇手,我們也永遠沒辦法知道真相,因為他在1998年五月29號時,於Compton的一間洗車場被人槍殺。

Orlando Anderson (右)

Carroll說道:"Shakur的兇殺案始終是個無法解決的懸案,類似這樣的案件、基本上就是永遠不會結案,但是也不會再有新的結論出來。我聽過許許多多的陰謀論,例如Suge Knight是幕後主謀之類的。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第一個理由:你不可能僱用殺手來殺坐在你隔壁的人 (可能會誤擊)。第二個理由:當我們到達現場的時候,看見Suge Knight對著Tupac焦急的大叫,很明顯的這行為是出自於一種關切的心,而不是演戲,如果你在現場的話、你絕對能體會到這傢伙絕對不是幕後主始,這種說法實在太荒謬了。

儘管身為案發現場第一個目擊證人、並且曾經任職於Strip大道的腳踏車巡邏單位 (bike patrol unit) 警長,Carroll聲稱他從來都沒有被代表Tupac的律師、親友聯繫過。

"我閱讀過網路上許多種關於槍擊案的資料,它們幾乎全部都是錯誤的"。Carroll說道,"我還看過電視新聞報導,聲稱自己的調查是最完善、最徹底,但我總是想著....真的是這樣嗎? 這些人怎麼從來沒來找過我?"

Return to the scene: Chris Carroll
near Harmon Avenue and Las Vegas Boulevard, May 2014. 
Chris Carroll 在今年五月重新造訪案發當地 (Photo by Anthony Mair)


*****

Tupac Shakur存活在世上的言論至今依舊屢見不鮮,不過有許多證據都明確顯示Tupac已經身亡。例如當時Tupac的母親在醫院曾經親口證實自己兒子的死亡,Clark County的驗屍官發出了死亡證明....甚至還有一張Shakur的屍體解剖照片被人從驗屍官的辦公室洩漏出去,照片裡他的上半身被剖開、"Thug Life"刺青的第一個字在他的腹部明確可見。後來,依照他母親的要求,Tupac Shakur的遺體被火化。

儘管Suge Knight也聲稱Tupac還活著 (請參閱今年TMZ的訪談),Suge還指控其實是吹牛老爹(Sean Combs)下的毒手,他說道:"Tupac才沒有死!如果他死了,警方絕對會把吹牛老爹這夥人通通抓起來。Tupac現在一定在世界上的某個島嶼、悠閒地抽著雪茄。"

Emdin 教授補充道:"對於一些族群來說,他們感覺沒有人肯替他們發聲。這時候,這些人心裡總是存在著希望,深信Tupac仍舊存活在世上某個角落。當聽著Tupac的音樂時,心裡的希望又被一次次地點燃、彷彿Tupac從來沒有離我們而去.....透過音樂,Tupac得到了永生。"

至於Carroll,他給了兩個理由來說明為什麼過了這麼久之後,才願意對外公開當晚Tupac槍擊案的真實情況。第一,他的退休給予他言論自由,現在Carroll可以自由講述自己的故事、而不用擔心被高層施壓。"這是時機的問題,當時還言之過早。現在已經過了18年,很明顯這宗兇殺案永遠不會定案" 

Carroll說道,"至於第二個為什麼我這麼晚才公開的原因,就是我不想要讓Tupac因為對警察說'FUCK YOU'這件事而成為英雄或烈士。"

"我不想幫助他塑造成那樣的形象....我不想聽到人們造神、在大街小巷流傳: 儘管籌碼盡失、 命懸一線,他依舊瞧不起警察,對著警察說'FUCK YOU'。我不想要Tupac因為這樣成為英雄。如今已經過了這麼久的歲月.....好吧,他是不是英雄烈士都已經無所謂。我的親身經歷不會對Tupac的歷史定位有任何影響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