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西岸愛牛肉] 第一集 DJ Quik VS MC Eiht

[西岸愛牛肉] 第一集 DJ Quik VS MC Eiht
原文:Dragon/ 修訂:Johnny
西岸愛牛肉系列,帶領各位回顧歷史上著名的牛肉事件。

DJ QuikMC Eiht都是西岸知名的饒舌歌手,他們也曾經有過一盤牛肉,而這個Beef可以追朔到80年代、總共經歷長達8年的時間。

Quik在國中畢業的時候拿到了一台Turntable做為畢業禮物,他就開始用這台turntable來做音樂,17歲的時候,年紀輕輕的Quik就發表了著名的"The Red Tape mixtape" (當時Quik發行了許多mixtape,而其中這張The Red Tape讓他拿到了Priority Records的大合約),裡面"Real Doe"提到了同樣來自Compton的Eiht和Eazy-E

“Cause they know that Quik will never quit, I’m not an N.W.A, I ain’t there, I’m on my way to the top of the tree, for C.M.W to see”

Quik和Eiht兩人都是幫派成員,Quik隸屬於Compton Tree Top Piru (血幫),而MC Eiht則是159th St Tragniew Park Compton Crips (瘸幫)的一員。

在這段歌詞中,Quik似乎有意無意就是在說:老子不管N.W.A,我就是代表著Tree Top Piru,血幫即將要稱霸康普頓,C.M.W的傢伙們都給我好好注意了。而mixtape名稱更取名為"The Red Tape" (血幫代表色就是紅色),許多人都把這解讀成這是對C.M.W的MC Eiht與N.W.A的Eazy E(兩人都是瘸幫)的嗆聲。

雖然後來Quik表示他只是想給N.W.A和C.M.W一個shout out,跟大家說:Yo! 我也是來自Compton,我要竄起了,大家注意一下! 實際上並沒有要嗆他們的意思,而且還曾在訪問中說過,一開始Eiht開始Diss他的時候,他十分難過,因為他不想要跟任何人Beef

但是Eiht可不認為那只是一個shout out而已,他在C.M.W的首張主流專輯"It's A Compton Thang"中寫了一首"Duck Sick"首度回應Quik,而Quik後續也在他地下的mixtape中回應。


[Mc Eiht] “No competition, dissin, boy, you need to be slapped. Eiht ain’t no punk, so learn it Quik Oh yes, p.s., C.M.W., and you can get my duck sick”
[Tha Chill] “I don’t believe it, how the hell’d you get on wax? Makin demos on your tape deck tracks. You did a show, and I heard it was wack. You tossed our records, think I tossed right back”
因為某些未知的原因,Quik並沒有馬上在他1991年的首張主流專輯"Quik Is The Name"中diss Eiht。不過Eiht可沒有就此停火,他在C.M.W的第二張專輯"Straight Checkn Em"寫下著名作品"Def Wish"繼續罵他。

接著,Quik在1992年的第二張專輯"Way 2 Fonky"中再度還擊,寫了同名歌曲(這首作品同時也在嗆紐約Bronx的Tim Dog)以及最後的outro "Tha Last Word"罵他。

[Dj Quik] “The producer get funky down to the last ounce, And I’m creative too – so I don’t need “Mo’ Bounce”  
But to you suckas in my city claimin’ I got a “Def Wish”, You should try again fool, you ain’t hittin’ near this, Them wack ass tracks, make you sound like a monkey, Just a shot in the dark, from a punk-ass mark who ain’t Fonky”

Eiht當然也不甘示弱,在同年的"Music To Drive By"專輯中一口氣寫了"Duck Sick II""Dead Men Tell No Lies""Def Wish II"這三首歌曲來罵Quik,其中"Def Wish II"的音樂錄影帶還別出心裁的找演員扮演Quik,上演一段Quik被追打的橋段,相當有意思。


罵不停的Eiht,又在1994年的個人首張專輯"We Come Strapped"發表了"Def Wish III"繼續罵,這首作品也被視為Def Wish系列作中炮火最兇猛的一支。在此之前Eiht的作品大多還參有些許娛樂性質,但是在Def Wish III、甚至是這張個人專輯的其他歌曲,都讓人覺得Eiht歌詞的每句話都是在唱真的、可不是打打嘴炮而已。事實上,在當時的時空背景,MC Eiht的音樂事業正處於顛峰,甚至還演出了電影"Menace II Society"的角色A-Wax,反觀Quik則是一團糟、唱片合約不保,甚至連同是Bloods的聽眾都不買帳。
[Mc Eiht] “Cos you ain’t too Quik to get dead Quik, your just another punk ass bitch talkin bullshit…arrrh. It’s time to bail, lick my nuts like a stamp, before yo ass breaks camp, you gets fucked like a tramp,…….named David, 
they should call ya silly Billy, mark-ass n***a gets rolled like a philly. And you don’t wanna see me,….. Dj Quik in a khaki bikini”
在Eiht的音樂錄影帶宣染、以及接二連三的大力砲轟之下,甚至還逼使Quik取消了自己的演唱會。
[Mc Eiht] “I’m the one who made you cancel all your shows, strictly for my n***a’s so fuck them hoes”
後來Quik隔了三年都沒有發表任何專輯,一直到1994年,Quik才在"Murder Was The Case"電影原聲帶中,唱出了決定性的"Dollars & Sense",這首歌曲後來也被收錄在他1995年的"Safe & Sound"專輯中(這張專輯還有"Let You Havit"也是在罵Eiht ),成為了Quik生涯最具代表性的經典作品之一。


這首歌曲中最讓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他那句:
"Tell me why you act so scary, Givin your set a bad name wit your misspelt name, E-I-H-T, now should I continue, 
Yeah you left out the G cause the G ain’t in you"
質疑Eiht把名字裡的G拿掉,是因為他跟本不是一個真正的Gangsta。就因為這首歌,大部分的人認為Quik打贏了這場Battle。不過Eiht並沒有自己認輸,在他下一張1996年發行的"Death Threatz"專輯中繼續寫了"Def Wish IV (Tap That Azz)"繼續罵Quik,雖然一樣兇猛,但是這場牛肉已經拖了太久、在樂迷之間造成的迴響已經不如之前。

這整起Beef後來並沒有keep it on wax、流於嘴炮。有一次Quik在一個夜店表演,結果Eiht的夥伴出現了,並向Quik比了一些Crips幫的手勢,Quik表演結束後就跑去找Eiht的夥伴理論,結果兩邊人打成一團,後來Quik和Eiht的夥伴都被趕出夜店,但是其他在場的人還是繼續打了起來,最後造成一個人傷重不治。後來Quik在1998年發行的"Rhythm-al-ism"專輯中寫了"You'ze A Ganxta"這首歌,歌詞中有講到當晚的事件,並對Eiht釋出善意。


仔細檢視的話,他們兩個本來就沒什麼深仇大恨、甚至也可說是雞毛蒜皮的事,早早和解才是上策。不然他們這種來自同個地區,又本來就是敵對幫派的歌手吵起架來,實在很容易擦槍走火,造成無法挽回的局面。

從The Red Tape開始,到1997年兩人才逐漸暫緩炮火,但是兩方的怨恨還是一直斷斷續續地,一直到2002年左右才真正停止透過音樂作品公開抨擊對方,並且最後在Snoop Dogg老大哥、Daz Dillinger等人擔任和事佬的牽成之下,才把這多年來的beef給化解掉。

不過回過頭來看,這場beef催生出"Def Wish"系列、"Dollaz & Sense"等經典西岸作品,對於樂迷來說也是聽的很過癮就是了。

<後記>
有趣的是,後來Eiht曾經在某次與Murder Dog的訪問中說到:他一開始其實不知道Quik是誰,其實在“Music To Driveby”專輯之前的任何作品都不是在針對Quik,因為當時他根本聽都沒聽過DJ Quik這號人物。他在Def Wish那首歌中寫的Biting me quick, will only mean you get my dick sucked quick,其實不是針對Quik,而是同音字quick (快一點),這一切都是個誤會。在Def Wish出來之後,C.M.W的DJ Mike T把Quik的錄音帶拿給他聽,他才知道原來有Quik這個人的存在。事實到底是什麼,只有他們本人才知道,而他們後來也選擇和解,並一起在錄音室工作,雖然直到今日兩人還是未曾發行過任何正式合作的作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