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5日 星期五

[專題] 20 Things You Didn’t Know About Death Row Records


20年前,Suge Knight 和 Dr Dre建立了Death Row Records。在 Suge Knight 惡名昭彰的名聲以及鐵腕統治之下,Death Row被塑造成音樂歷史上最令人生畏、且獲利極高的唱片公司之一。白金唱片、葛萊美獎、排行榜第一....以及Death Row生猛的形象,讓Suge Knight以及這個市值數百萬美元的唱牌登上了嘻哈音樂的頂峰。雖然Death Row已經衰弱了十幾年,但是他所留下的遺產仍不會被世人所遺忘。

在這篇文章中將會介紹 Death Row不為人知的20個小故事:

20. DJ Quik & The Notorious B.I.G.
和Death Row極為親近的Compton歌手DJ Quik,曾經被視為謀殺 Notorious B.I.G.的嫌疑犯之一。Quik和他的幫派 ‘Tree Top Pirus’ ,被人目睹在案發現場出現 (Automotive Peterson Museum )。 (參考資料: DJ Quik Speaks on the LAPD naming him a suspect)

19. Death Row Security
Reggie Wright Jr,掌管Death Row Records保全的頭頭,同時也是Compton 警察局局長 Reggie Wright Sr. 的兒子。許多人認為這是Suge Knight精心策劃的策略,讓他能領先別人一步。

18. Mafia Connection
知名律師David Kenner,同時也是Suge Knight的密友,被謠傳與紐約市惡名昭彰的 Genovese Crime Family有所掛勾。但是根據LAPD前探員David Peterson的說法,Suge Knight對他們完全不在乎、甚至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誰。

17. East vs West
East Coast vs West Coast的紛爭,最早其實是在南岸埋下種子。 Anthony ‘Wolf Jones’曾是Puff Daddy最好的朋友之一,謠傳在1995年亞特蘭大的一間夜店裡,他射殺了Suge Knight的親信 ‘Jake Robles’ 。這件事情引發了Death Row 和 Bad Boy 之間的Beef。諷刺的是在2003年,Anthony ‘Wolf Jones’在亞特蘭大的另一間夜店被殺了。Suge Knight的親信Big Meech 和 The BMF 被警方調查,但是警方找不到任何證據,最後這次案件的真相就此無疾而終。

16. Legal Corruption
Gina Longo是最早、也是唯一一位被Death Row簽下的白人歌手。巧合的是,Gina Longo同時也是調查Suge Knight的洛杉磯檢察官Larry Longo的女兒,在她女兒獲得了Death Row的唱片合約之後,她撤銷了對Suge Knight的指控。

15. No Price On Freedom
Dr Dre擁有了Death Row一半的股份,在1995年離開公司時卻沒有收到任何版稅或是金錢,據傳Dre應該有權拿到超過6000萬美元的金額。當他被問到是否對沒拿到這筆錢感到失望時,Dre回答 ‘You can’t put a price on a peaceful state of mind’. (Watch More Here: Dr Dre vs Suge)

14. Respect for the East
出身紐澤西的Outlawz 成員Young Noble,曾經在1994年秋天把Illmatic專輯推薦給 2Pac,2Pac聽完之後馬上就變成了Nas的粉絲、並且敬重他。在1996年2Pac發行了一首歌‘Me and My Girlfriend’,歌詞裡敘述一位對槍枝迷戀的男人,根據 Outlawz的說法,這首歌其實是受到Nas的‘I Gave You Power’影響所創作的。

13. Clash of Generations
Run DMC在1995年的Source Awards中拿下了life-time achievement award,在麥迪遜廣場花園(Madison Square Garden)內的派拉蒙劇院裡每個人都起立鼓掌對Run DMC致敬。唯一沒有起身的就是Death Row一夥人,他們不敬的行為隨後也被許多報章雜誌批評。

12. Before The Beef
在發生紛爭之前,Suge Knight和Puff Daddy其實是好朋友,他們一起出席許多場合、也一起合辦派對。在1994年如果Suge Knight有去紐約的話,一定會去拜訪Bad Boy的辦公室。如果Puffy去洛杉磯旅遊的話,“he would come pick me up and we’d hang out”, Puff Daddy曾經這麼說過。

11. Record Sales
從1992到1996年之間,Death Row Records總共銷售了將近兩千七百萬張專輯,包括了The Chronic, Doggystyle, All Eyez On Me...等等。

 

10. Label Beatdown
Death Row的Sam Sneed,在1996年三月的某次會議中被Knight和Shakur一夥人痛毆。根據Daz Dillinger的說法,Sam Sneed當時找了一大堆東岸饒舌歌手(包含Kool G Rap)拍攝Lady Heroin 音樂錄影帶,而沒有找Death Row的同伴,因此引發了內部紛爭。 (Sam Sneed speaks about the incident here: DubCnn )

9. L.A L.A vs New York, New York
Mobb Deep & CNN共同發表了diss track “LA, LA”,以回擊Dogg Pound的 “New York New York"。這首歌把2Pac給惹火了,但是當事人Kurupt反而沒什麼感想、一笑置之。
 (Read More About This Situation Here: Kurupt Speaks to HipHop365.com)

8. Bloodshed
1995年三月十四號,Death Row於洛杉磯El Rey Theater舉辦after-party,在這場派對裡,Rollin 60 Crip Gang 的知名成員Kelly Jamerson被將近20名bloods 毆打致死。根據警方調查報告以及作家David Sullivan的說法,Snoop Dogg在表演時比了gang signs,因而引發 Bloods 觀眾的不滿而導致這場暴力事件。

7. The Hitmen
Suge 和 Death Row 聲稱效忠康普頓的Lueder Park Bloods。但是Suge同時也和MOB Pirus保持極為緊密的關係,Suge把幫派中最兇狠的五名成員,組成了私人團隊‘Hitmen’ 。Tupac在1996年的暢銷單曲To Live and Die in L.A也有提及此事: “Neckbone, Tre, Herron, Big Buntry too, Big Rock got knocked, but this one’s for you”

6. What’s the 411?
1993年,Mary J Blige、Jodeci等人,對Andre Harrell 的Uptown Records的合約感到極度不滿,Suge Knight據傳曾經跑進 Andre Harrell的辦公室,威脅他放走 Mary J Blige 和 Jodeci 。這招湊效了,幾個禮拜後他們被解約,並且和Suge的West Coast Management簽約。

5. The New Motown
1993年,Death Row records的收益高達 $75 million美元,並且在短短十個月之間就發行了兩張足以在歷史留名的暢銷專輯。  Vibe Magazine 因此形容 Death Row 是“the most profitable, independently owned African American hip hop label of all time.”

4. Giving Back
儘管大家都怕Suge Knight,Suge在Compton也做了許多慈善活動來幫助社區。
例如“Let Me Ride Hydraulics”,這是一個由Suge和Dre合作成立的一間汽車改裝廠,雇用了幾百位Compton當地居民。除此之外,Death Row每年都在比佛利邀請500多位單親母親一起慶祝母親節,贈送玩具給醫院和教堂,也在感恩節捐贈火雞給需要的家庭。同時也舉辦籃球聯賽來募集資金給貧困家庭,甚至給他們在Death Row工作的機會。

3. The Night Biggie Smalls Was Killed
1997年三月九號,Automotive Peterson Museum的訪客名單顯得特別有趣 (Biggie死前在這裡舉辦派對)。這份出席名單包括Biggie, Puff Daddy, 2pac的前女友Kidada Jones, Biggie的前妻Faith Evans, Suge的前妻Sharitha, DJ Quik和他的隨從‘Tree Top Pirus’, 甚至Orlando Anderson (涉嫌謀殺Tupac的嫌疑犯) 也出席了。

2. Welcome to Death Row
Suge Knight好友、同時也是Bloods的幫派成員Henry ‘Hen Dog’ Smith,設計了Death Row Records的經典 logo。Suge答應Hen Dog在出獄後給他工作機會,可惜在2002年十月,Hen Dog在South Central 死於一起drive-by shooting。

1. It’s Gettin Funky’
Suge Knight最早的廠牌叫做 ‘Funky Enough Records’,在1989年他簽下了第一位旗下藝人DJ Quik。在1990年末,在Quik的牽線下,Suge Knight簽下了當地饒舌歌手 Mario “Chocolate” Johnson。這位名不經傳的歌手替Vanilla Ice (Robert Van Winkle) 製作了暢銷單曲‘Ice Ice Baby’,但卻得不到應有的報酬。Chocolate和Suge Knight抱怨這件事情之後,Suge Knight就和Vanilla Ice結下樑子、並且傳出多次爭執,甚至曾闖入Vanilla Ice的飯店房間威脅要把他丟下陽台。Suge Knight脅迫Vanilla Ice支付Ice Ice Baby數百萬美元的版權費,最後這筆錢催生了Death Row Records。

不過最近Vanilla Ice和 Chocolate都跳出來澄清沒有這麼一回事.....
Did Suge Knight Really Dangle Vanilla Ice Off of a Balcony?
Vanilla Ice Denies Suge Knight Balcony Hanging Story In Interview
Chocolate vs Vanilla: Ghostwriter Denies Suge Knight Did Anything To Vanilla Ice




(全文完)
原文出自 HipHop36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