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日 星期日

[Exclusive] B. Bravo (Los Angeles) 獨家訪談 Interview 2018

Special thanks to U Dance Society
訪談錄製於2018.04.21 @ W Hotel

B. Bravo (原名Adma Mori),是位來自洛杉磯的製作人,擅長將G-Funk、talkbox以及R&B等元素混合電子舞曲節奏,近年來受到世界各地放克音樂愛好者的注目。

B. Bravo過去曾在許多廠牌發表作品,包含Bastard Jazz Records、Brownswood Recordings、Frite Nite、Earnest Endeavours等知名廠牌,也曾組過許多團體,像是與Teeko等人合組Starship Connection,與Reva DeVito合組Unii,以及與Rojai合組的Kool Customer,目前持續不斷創作中。

1. 請做個自我介紹
B. Bravo (以下簡稱BB):我叫做B. Bravo,來自加州。大概在2000年首度嘗試開始製作音樂,不過以前我在學校時就有在玩些樂器,像是薩克斯風之類的。
2. 請談談在Frite Nite這個廠牌的經歷? 
BB:Frite Nite是個獨立廠牌,也是我第一次發片的時期,當時是2009年,我們大家都在舊金山一帶活動,像是Salva、我、Comma、Ana Sia等人。那真是一段電子音樂舞曲的美好歲月,就是那種beat scene....融入了嘻哈音樂以及其他有的沒的。
我在那個時期也是不斷在摸索,然後最終找到了最能與我引起共鳴的音樂。我在那個廠牌發行了第一張EP,叫做"Analog Starship"。 很幸運的,這張作品受到許多人的喜愛,在倫敦還有電台拿去播放,從此之後我的音樂就開始流傳出去,我的音樂事業也開始起飛。

3. 為什麼洛杉磯這個城市這麼特別,能孕育出最棒的Funk音樂?
BB:洛杉磯...是的,這個城市為什麼這麼特別,能孕育出Funk & Boogie。我覺得就是歷史上的演進,然後還有那股氛圍和氣候使然。你知道的,像是海灘、永遠都是陽光普照,天氣總是這麼棒、又有許多棕梠樹,這些就是讓人感覺心情好。
對我而言,不論是Funk、Boogie、還是其他各種放克音樂的支派,都是種讓你心情很好的音樂,讓你想跳舞、讓你開心。而洛杉磯的這些條件都是渾然天成,不論是天氣、人、食物、陽光....都是,所以我覺得,就是這一切感覺都對了。當你參加派對、或是在海邊BBQ,就是會讓人想聽些令人手舞足蹈的音樂,這就是Funk音樂。
4. 總是會有人批判Funk音樂聽起來都很老套,你覺得呢?你如何創造自己的風格?
BB:有些人會說Funk音樂庸俗,那是因為他們聽錯東西了。任何音樂都可能庸俗不堪,不論是嘻哈還是搖滾都一樣,假如你不能原創的話,就會變成這個樣子。所以要做出自己的聲音,我自己是不會想太多,就是忠實呈現出內心所想,希望可以把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
5. 你做音樂都用哪些樂器?
BB:我用了很多合成器,那種舊款、真正的合成器。我第一款拿來創作使用的是ARP Odyssey,後來還有JP-8000、DX7,用MPC製作鼓聲,此外還有Juno-60,DX100拿來製作talkbox的部分,還有Motif.....以及Moog Voyager拿來彈奏bass。
6. 你的音樂能夠聽到G-Funk的影子。可否說說G-Funk對你的影響?
BB:Snoop Dogg的專輯是我小時候最早買的專輯之一。當時是1993年,我還記得我人生中買的第一張CD是Dr. Dre的"The Chronic",我的朋友還有買Doggystyle的錄音帶、另一外朋友也有買這張CD,不誇張,那時候我們每天都在聽,直到背熟了歌詞、到學校唱著這些饒舌歌曲。當然還有Warren G的"Regulate",對我們這些小鬼來說,這些作品就像國歌一樣。所以G-Funk就是我們從小就很熟悉的音樂。
在當年,沒有網路、G-Funk也並非全球性的文化,僅侷限於當地,而我成長於加州,因此能夠接觸到這樣的在地音樂,不論是透過電台或是MTV上。我還記得第一次在MTV上看到Dre DayNuthin But A G Thang等音樂錄影帶,實在令我驚豔不已,還去看了Dr. Dre和Snoop Dogg的訪問,好像是MTV Raps做的訪問吧。在訪問中,Dr. Dre不斷強調: It's all for the Funk! 
他和Snoop就坐在錄音室,一直重複強調這都是因為Funk。我當時還是個小孩,感覺到困惑:到底什麼是Funk? 後來我發現他所指的是Parliament、Funkadelic、George Clinton這些人,這些音樂被拿去取樣,也影響了我們,讓我們想去仿效他們。所以G-Funk就是伴隨著我們成長的音樂。
5. 對於Funk音樂的未來你有什麼看法?
BB:Big shout out to Dam-Funk。我認為Dam-Funk,他是一位真正將Funk音樂推廣到全世界的人,就像發起了文藝復興一般。我們有70、80年代的Funk,到了90年代以G-Funk的姿態重生,千禧年很多音樂都變了,嘻哈音樂也更加商業化,然後到了Dam-Funk、他又將Funk音樂第三次帶回潮流。這當然深深影響了我,以及像是XL Middleton等同一世代的人。
Dam-Funk的派對(Funkmosphere)絕對是個傳奇,這個活動的精神被推廣到世界各地,一直持續到現在。他影響了洛杉磯、舊金山,像是Sweater FunkAustin Boogie Crew等廠牌。你知道的,他的影響力持續發酵,Dam-Funk發起了一個頭,後來的人接下這把火炬,將Funk音樂延續下去,所以我認為Funk的未來是一片光明。
看看現在的電台,最紅的兩首葛萊美得獎單曲是啥?Bruno Mars的"24K Magic"和"What I Like",在更早的兩年之前他還有"Uptown Funk",這些都是貨真價實的Funk音樂,而且還是全世界最暢銷的單曲。所以我覺得Funk發展得好極了,因為人們就是想要這種Funk音樂傳達出的真實感受。
6. 聽說你在科技公司上班,你是如何平衡工作與音樂的生活?
BB:喔 那是以前的事情了,我現在已經辭職。有趣的是,我就是在那期間認識了Salva,當時他有了創立Frite Nite的念頭。而我們當時是在舊金山一間科技公司的同事,我們辛苦工作、為了糊口飯吃。
我們兩個當時每天都朝九晚五,下班回去後又整個晚上在玩音樂,重複這樣音樂、工作、音樂...的輪迴。很高興,後來時機成熟,我們兩個都決定不要再這樣下去,不要再做這種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而是全職的音樂人。所以我現在是全心全意投入在音樂上,從2012年到現在已經差不多六年了。
7. 在洛杉磯最喜愛的唱片行有哪些?
BB:如果是唱片行的話,Record Jungle、Record Parlour都不錯。不過我自己挖到最多寶的地方是在跳蚤市場,像是Beat Swap Meet就是很棒的活動,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珍藏,許多DJ、唱片收藏家會把自己的壓箱寶帶過去賣,所以每次你總能找到超屌的唱片,我覺得這比在唱片行挖一堆垃圾的感覺好多了。
8. 未來計劃
BB:持續創作,和更多人合作,持續發行新作品。然後也想做更多演出,希望還有機會再次來到台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