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專題] Death Row女伶: Nanci Fletcher 回憶錄

Death Row Records在西岸嘻哈歷史創立了無法撼動的地位。成功的背後,總有一群不為人知的幕後團隊,例如這次要介紹的Nanci Fletcher,儘管她的知名度可能不如Michel'le或是Jewell,但在不少經典名曲中都能聽見她的聲音。


Nanci Fletcher是Death Row Records初期成立就加入的元老級人物,外號"The Songbird of Death Row Records"。除了Dr. Dre的"The Chronic"之外,Nanci一路參與了Death Row全盛時期的各張專輯,她優美的嗓音成為了Death Row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

Nanci出生於紐約布魯克林,父親是傳奇樂手Sam Fletcher。青少年時期Nanci全家人就搬到加州的Long Beach居住,後來Nanci上大學攻讀舞蹈、在世界各地演出,不過她在音樂上的造詣很快就被人發掘。在某次機緣下,Nanci加入了Barry White的巡迴演出、擔任合音天使,自此展開了她的音樂之路,後來她隨即和主流廠牌簽約、組成了第一個團體"Lipstick",錄製的單曲"Watch Me Do My Thang"被收錄在黑白遊龍(White Men Can't Jump)電影原聲帶當中,逐漸開始展露頭角。




1993年,Dr. Dre的"The Chornic"大殺四方,而Nanci也被介紹給Dre認識、應邀一起在當年的MTV Music Awards中表演。Dre之後便把Nanci當作固定的合作班底,並在"Doggystyle"專輯中大量加入了Nanci的合音,例如"Lodi Da Di"、"Gin and Juice"、"Aint No Fun"、" Gz and Hustlas"等歌曲,Nanci也和Snoop Dogg一起登上了SNL、Soul Train等知名節目。


電影原聲帶方面,Nanci參與過"Murder Was the Case"中的"Natural Born Killaz"、"Above The Rim"、以及Ice Cube的電影"Friday"等等,當時導演F. Gary Gray拍攝了電影Friday同名主題曲MV,裡面的開頭就是由Nanci來串場演出,而當時在電影院上映時,這首MV也隨著正片一起在電影院播放。


在Death Row時期,Nanci更是2pac背後功不可沒的一大功臣。許多2pac的經典名曲都是找來Nanci一同合作完成(或是後製把Nanci的聲音混進去),像是大家耳熟能詳的"Holla At Me"、"Can't C Me"、"Unconditional Love"、"Who Do You Believe In"....等等,這些曲子當中聽到的女聲都是來自於Nanci。


除了Death Row之外,Nanci還幫Warren G的G-Funk family貢獻不少,例如Tha Twinz的"Round and Round"、Warren G的"I Shot The Sheriff"等等。在整個90年代,Nanci參與過的作品不計其數,包含Jayo Felony、MC Hammer、Foesum、DPG、Kausion、K-Dee、Big Syke....這邊就不一一細數了,無怪乎有人尊稱她為"the most recorded female voice in West Coast Hip-Hop" (西岸嘻哈最多產的女歌手)


在Dr. Dre單飛離開、2pac過世之後,Death Row Records帝國隨之瓦解,而Nanci也就此黯然離去。從此之後,Nanci彷彿是人間蒸發一般,幾乎沒再參與任何作品、淡出了音樂圈。一直到2017年,法國饒舌歌手Rekta找上了Nanci合作一曲"Vivre et mourir à",才讓西岸迷們看見原來Nanci Fletcher依舊寶刀未老!希望未來還有機會能聽見更多作品啊。




Nanci Fletcher消失許久,期間幾乎沒有任何公開露面過,不過她倒是蠻常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分享有趣的小故事,以下就分享幾則(直接由第一人稱翻譯,她原文使用很多emoji我也就直接用了):


1. Lil Bow Wow

這是Shad Moss (綽號Lil Bow Wow)當年來到Death Row時的模樣。他當時才五歲而已,我們當時正在進行"Chronic Tour"巡迴演出(同場嘉賓還有Run DMC、Onyx、哥倫比亞唱片的The Boss..等等),Bow Wow那時其實已經在當地小有名氣了,他加入我們的巡迴,在表演前唱了一小段作為暖場。而這引起了Daz的注意,表演結束後就把Bow Wow邀約到後台來。

我們一群人(大概二十人 )擠在一間小小的更衣間,等著Bow Wow和Doug (Bow Wow媽媽的男友)一同進來。Doug是個非常有音樂天份的人,後來也幫Bow Wow打造了一段不錯的音樂生涯。想像一下那個畫面,Bow Wow根本就是Snoop Dogg的縮小版,當他走進來時實在是可愛極了!Dre 也好奇地叫他饒舌,然後他就即興了一段、而且表演的棒呆了。我興奮的尖叫,"我的天啊!他太可愛了,趕快簽下他吧 Dre!",然後Dre看著我一副"calm down, just chill"的神情 😂


印象中,Bow Wow好像在那個晚上後來就上台和我們一起表演。不過有件事我是確定的,在表演結束後,Bow Wow和Doug兩人就披著他們的衣服跳上我們的巴士,一路跟著我們完成整個巡迴,結束後就搬到洛杉磯居住。他參與錄製的第一個作品是"Doggystyle"中的skit,專輯當中小孩子的對話其實就是Bow Wow的聲音。當時Dre找他錄製了四段不同的聲音,而Doug的兄弟William Penn扮演對話中老師的角色,由於Dre製作的進度嚴重落後,在趕時間的情形下,我們必須一次把這些skits、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而Bow Wow展現了天份、學習速度快,也專業地完成了工作,之後他還在Arsenio Hall Show節目上首度登場亮相,然而由於大夥兒又開始忙著其他的工作,沒人有空抽出來陪著Bow Wow,最後Bow Wow就這麼回到Columbus的老家了😩他的媽媽Teresa還打電話給我,說Bow Wow非常沮喪,還自責說是不是自己哪裡做錯了,她也問我是否還能再回到洛杉磯、跟在我身旁?我說當然好啊 👍🏽由於Teresa無法離開工作,於是最後Bow Wow一個人搭上飛機又來了。


當他到機場時,我不小心遲到了。他站在大門前雙手抱胸瞪著我,跟我說"我還是個小孩,你怎能把我一個晾在這"😂接下來的日子,我帶著他在洛杉磯到處走跳,進到錄音室找Snoop和Dre,乞求他們能花些時間一起做首歌,我原本以為要合作是很容易的事情,畢竟當時可沒有像Bow Wow這樣的饒舌童星。然而,Death Row說到底並不是個"kid friendly"的廠牌,要行銷一位小朋友是很困難的。Dre也坦白地跟我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他“,於是Bow Wow只好又再次回到老家了 😩 Bow Wow的媽媽後來還是與我保持聯繫。有一天,她打給我,告訴我說Snoop幫忙牽線、準備讓他們與Columbia Records的高層碰面。這就是Jermaine Dupri,後來就成了大家所熟知的"Bow Wow",唱著饒舌、在娛樂產業裡發光發熱,我很高興他終於能做這些他所熱愛的事 👏🏾👏🏾❤️ (原文發表於2017.05.16)


2. Working with Nate Dogg

2011年的三月15號,我的好朋友及音樂上的合作夥伴Nate Dogg過世了。這對我來說是難以接受的打擊。我們兩人合作過這麼多首歌曲,例如這首"One More Day"。當時我進到錄音室,聽到Dre正在播放這首beat,我就覺得"aayee" 真的屌翻了! Nate已經為這首歌曲唱了底音,於是我再加上去和聲,就完成了這首作品。我和Nate Dogg在錄音室裡、或是工作之外,總是能激起許多火花,我很想念他。

另一首合作過的作品是"Me and My Homies",找來2pac和我一起合作。Nate當時打電話給我,說他和Pac錄了一首歌,要我立刻到Can Am Studios來。他想要我替這首作品增加一些"light, smooth n sweet"的佐料,而我也照做了。我覺得這首歌曲非常"funky",2pac的歌詞也一如往常的厲害。我很喜歡這種"三人合作"的感覺,這感覺很不真實,尤其他們兩位現在已經不在人世了。我真的很想念他們。(資料來源)



3. Doggy Dogg World

Snoop Dogg的"Doggy Dogg World",歌曲中有The Dramatics、Dat Nigga Daz、Kurupt Da Kingpin、Ricky Harris還有我一起合作!由Dr. Dre製作,錄製於西好萊屋的Village Recorder Studios錄音室。至於音樂錄影帶,是由Dr. Dre和Ricky Harris執導,拍攝於洛杉磯的"Carolina West"俱樂部,串場演出的包含Snoop Dogg, Dr Dre, The ‘Fabulous’ Dramatics, Tha Dogg Pound, Ricky Harris (Tae Dow) (RIP), Pam Grier (Foxy Brown), Ron O’Neal (Superfly), Rudy Ray Moore (Dolemite) (RIP), Fred Williamson (Three The Hard Way), Max Julian (The Mack), Antonio Fargas (Huggy Bear), Fred Berry (Rerun, 來自七零年代電視劇‘What’s Happening’),還有我 (打扮成寶嘉康蒂Pocohantas的模樣)。

這天就像是美夢成真。我從小就很喜歡剝削電影(blaxploitation),而這首MV就是向七零年代的disco funk年代、以及對這些黑人電影演員致敬。所有我愛的元素都聚集在一起。不論是現場演出還是音樂錄影帶,Dre總是有用不完的創意和點子,這次再加上幽默風趣的Ricky Harris,可想而知成果會是如何!這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在MV中找來所有知名的70年代電影演員齊聚一堂,還是由Snoop一個一個打電話邀請過來的。

這首MV拍攝得充滿色彩、創意以及逗趣。有一幕場景是在賭場,有Rage、Daz以及Lil Half Dead。還有Soul Train舞者Sheila "The Diva" Lewis、傳奇的舞者Fred Berry.....以及一屋子的皮條客,讓我覺得好像身處於一場"Players Ball"。跟我一起在台上演出的樂手,包含了貝斯手Edward ‘T’ Green、鍵盤手Sean ‘Barney’ Thomas、吉他手Ricky Rouse、以及鼓手Carl “Butch” Smalls。

上圖,是我和Snoop Dogg、The "Fabulous" Dramatics合唱團同台演出。他們都是很有趣的人,但在音樂上絕對是專業中的專業。



至於這張圖片,則是我(打扮成寶嘉康蒂Pocohantas)、Lauren Lake、Elise,當時在拍攝Doggy Dogg World音樂錄影帶的現場。Dre曾經說過想要以我為主角,打造成一隻R&B樂隊,而這個雛形就是這個模樣!我們原本的團名叫做"Warining"

當時是認真的找人來試唱,然後發掘了Elise、貝斯手Edward Tony Green,以及Lauren Lake - 她之前就已經遠從底特律來加入"Chronic Tour"巡迴演出,因此她絕對也是不二人選。Lauren才剛從大學畢業,夢想是成為一名律師、因此當時她還在準備"bar exam" (律師資格考)。即使在彩排現場是多麽的吵鬧,Lauren還是蹲在一旁的角落默默唸書。最後她也算是夢想成真了,她現在是電視節目Lauren Lake's Paternity Court的主角 👏🏾💪🏾

總而言之,Snoop Dogg在當時曾經給了我們這個團體很大的支持。但是有一天他跑來跟我說了件有趣的事....他說:"妳應該自己搞音樂就好,你知道現在市場上已經有個真命天女(Destiny's Child)了" 😮😂我聽完之後感到傻眼, “huh”?! 🤷🏽‍♀️🤔😂於是,這個點子最後就這麼結束了。(原文發表於2018.04.27)



4. Lodi Dodi (SNL 1994)
"Lodi Dodi"這首歌曲是在洛杉磯的"Village Studios"錄音室完成。Snoop Dogg完成他的部分,然後輪到我的時候,Dre和Rage特地拉我到一個小房間、告訴我這首歌曲的旋律概念,當時叫我參考Sukiyaki這個團體的"A Taste of Honey",他們希望我照這段旋律唱。我原本就有聽過這首歌曲,因此很快地就達到了他們的期望:"Yeah 👏🏾 就是這個,趕快把這段錄下來吧!" 於是我進到錄音室裡面,Dre旁邊擠了一群人一起看著我錄歌,聽完後每個人都愛極了,尤其是我那段哭腔。我錄完自己的部分之後,Dre又叫我在歌曲中的一些部分複頌Snoop的聲音,然後完成了整首作品。當這首歌曲正式發行後,一開始也造成了一陣爭議,因為紐約人對於Snoop重製經典曲"La Di Da Di" (由Slick Rick和Doug E. Fresh演唱)的這種做法不是很高興,不過這種想法馬上就沒了,他們很快就愛上Snoop的概念以及Dre的製作,這是誰都無法抵擋的🔥💪🏽👏🏾。

我們第一次現場演出是在SNL。這天非常成功。當我們抵達SNL攝影棚、準備進行彩排時,Suge Knight已經在那裡了,旁邊站著Mary J. Blige以及Jodeci,大家聚在一起寒暄。然後2pac也來了,竟然跟著瑪丹娜一起!然後模特兒Cindy Crawford也在現場,我愛死她了。我沒時間把當天所有故事都記載下來,但我有個有趣的故事值得分享給大家😂😂


所以說,Dre一直以來都是我們所有現場演出的創意來源。他會決定誰該上台、該怎麼站位...等等,然後Dre總是會把最後由誰擔任合音天使的決策交給我來決定。我決定邀請Jewell,他曾參與過"Chronic"專輯,我很欣賞Jewell的天份(她還真他媽的能唱!),我希望她能一起跟我們上節目演出,除了是感念她對Death Row過去的豐功偉業之外,也是希望能支持這位女性、尤其這個產業總是被男性主宰 💪🏾👸🏽




原本的目標,是希望能在現場演出時做原音重現,只要加上一點點額外的風味,一切都不要太多更動。Jewell在彩排前爽快地答應,也把負責的adlibs部分做得很好,但是一輪到我的solo部分時,她就刻意的把我擠開、想要搶過我的聲音 😂😩彩排結束後,我找Snoop Dogg談論這件事,告訴他: "叫Jewell冷靜點,錄影時輪到我solo她必須要站到後面去"。Snoop Dogg回覆說: "我知道,妳不能讓她這麼做、這事要由妳主導的,我會在正式錄影前找她談談。" 🤔😩😂 然後你們自己看看影片,就能知道她有沒有聽Snoop的話了😂😝 順道一提,Snoop在節目穿的那件Tommy Hilfiger上衣,後來馬上就銷售一空了 👏🏾 (原文發表於2018.03.30)



5. Respect

"Respect"由DPG、Dre、Prince Ital Joe以及我共同完成。Dre作曲,錄製於加州Tarzana的Can Am Studios。這段回憶我有點模糊,因為錄製完工的時間實在太快了。Daz、Kurupt、Ital Joe在Can Am完成他們的部分。而我則是在Dre家中的錄音室(位於加州的Calabasas)進行錄製,大家都稱之為"Dre's Crib"。Dre使用George Clinton的歌曲"Flashlight"、Lady of Rage的"Afro Puffs"作為取樣。而我則是加入了"Brides of Funkenstien"的那種聲音。我在寫這篇文章的同時,才發現Prince Ital Joe在2001年過世了,我好震驚、也很悲傷,他死於一場車禍意外,年僅36歲而已。我發現他的成長背景和我非常相像,除了出生於多明尼克之外,Ital Joe同樣也是成長於布魯克林,然後來到洛杉磯追隨著自己的夢想。在錄製這首歌曲之前,我有和他見過面,但我多麼希望當時我們能一起在錄音室裡錄歌,他能創造出舒服的rasta氛圍,該死....這真是一場悲劇,他會被這個音樂產業永遠緬懷著。(原文發表於2018.04.14)


6. Working with 2pac

"Can’t C Me"由2pac、George Clinton以及我一同完成。由Dr. Dre製作,錄製於西好萊屋的"Village Studio"錄音室。我們原本是想把這首歌曲放在Snoop的"Doggystyle"專輯,但是因為某些原因,最後沒能收錄進去。錄製這首歌曲的當天,記得原本只有Dre和我兩人在錄音室裡,然後當George Clinton走進來時,我們兩個都興奮得不得了!他本人比我想像的塊頭還要大多了,然後長的跟他專輯封面一模一樣:五顏六色的頭髮、瘋狂的服裝!他非常酷又幽默風趣。

那間錄音室的空間很小,不過錄音亭(booth)倒是很大。所以當我和George、Dre三人擠在那個空間一起工作時,感覺是很親近的、也很瘋狂!當我在錄製我的部分時,Dre要我試著去模仿George的女生團體"Brides of Funkenstein"。而George也完美做好他的工作,他是最棒的!我還記得小時候,我的大姐去曼哈頓看George Clinton的"Parliament Funkadelic"演唱會,回來後跟我述說著現場的情境 - 竟然有一艘太空船(Tha Mothership)、誇張的皮草大衣、超大管的大麻菸....等等,我聽了之後簡直不可置信,但是看著她是如此興奮、快樂,我永遠也忘不了這段回憶。我等不及要告訴我大姐,我就要和Snoop Dogg以及George一起發表歌曲了!但是正如我所說,這首歌曲最後沒有被放到"Doggystyle",當時我也感到很失落,但是幾年過後、2pac加入了Death Row,Dre終於把這首歌曲從塵封已久的檔案中拿出來。Pac在這首歌曲的表現有夠殺,就連Dre聽完後也是一副"damn!!!"的讚嘆神情。最後成品出來後,我很高興,我想也不用再告訴你們我大姐的反應是如何了!(原文發表於2018.04.14)



我最喜歡的一個session,是這首"Holla At Me"。2pac和我一起進到錄音亭裡面,他是我有史以來合作過最棒的"hype man"!他當時在我耳邊不斷鼓勵,像是說 “come on, do dat shit”、“push it out”等等,我一錄完後,他馬上叫工程師做了快速的mix、然後把歌曲的母帶遞給Pac,Pac就跑去Can Am Studios的每一間工作室、把這首歌曲播放給每一個人聽。工作結束後的幾天,我又見到了他,他還主動跑來跟我道謝。我愛他這種正面的的態度。這首歌曲是由DJ Bobcat製作,他是LL Cool J的製作人兼DJ,Bobcat也是個很有趣的人,和他一起在錄音室裡也是很棒的經驗。(原文發表於2018.03.08)



Nanci和2pac合作過的歌曲太多了,例如這首大家熟到不能再熟的Unconditional Love

另一首Nanci參與過的名曲。她在這支MV中露臉的鏡頭比較多。

Nanci Fletcher & Soopafly



其他補充資料(懶得翻譯了):
Nanci Fletcher在Instagram上發表過不少有趣的秘辛。如果未來能出一本書的話,應該會有許多有趣的題材,希望會有這麼一天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