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9日 星期二

[專題] Compton, California:Gangster For Life


這篇也是以前刊載於 MUSIC & LIFE 的文章之一,由OG Daddy V帶領一位記者介紹了Compton的文化與面貌。






原文出處:http://www.digitaljournalist.org/issue0611/dis_allen.html

作者網站:http://www.relentlessphoto.com/

作者簡介:Mark Allen Johnson has a degree in journalism from California State, Northridge. He began shooting professionally three years ago. During this short time he has become a well-respected photographer worldwide. His enthusiasm for the profession is matched by equally high-energy images. Be it Fortune 500 executive portraits or gun battles on the streets of Baghdad, Johnson's stories and images have broad international appeal and attract a diverse list of clients. Mark Allen Johnson is represented by the World Picture Network agency and his client list includes Newsweek, Time, The New York Times, Marie Claire, The Economist, and VIBE.


Compton, California:Gangster For Life
November 2006
by Mark Allen Johnson



成長於充滿憤怒的青少年時期,Gangsta Rap音樂引起我很大的共鳴。其中歌詞所傳達的暴力、反權威的態度,每當我感到孤獨、被排擠時,這正是我所需要的力量。最近我決定造訪Compton,重新回味我以前的那段日子,這就是故事的開端。每個新聞記者都知道,親自造訪就是讓故事成功的關鍵。而關於Compton有太多的不確定性,在這裡白人人口僅佔了1%,當地的人看到我,不是說我是警察、就說我是來置產的,一般的白人(管你是不是記者)根本就不會來Compton。因此我需要一位真正的幫派份子,來帶領我進一步深入Compton街頭。

前幾年我撰寫了一篇關於全球知名皮條客Arch Bishop Don "Magic" Juan的故事,他是Snoop Dogg的好友,而Snoop Dogg的另外一位好友OG Daddy V也跟我撘上線,我有我的魅力,他有他街頭上的信譽。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居住在貧民窟的兄弟們對和身為記者的我合作其實都沒多大興趣,不管他們有多喜歡我,他們說到自從有很多次的行動都被判了重罪之後,誰還敢冒著被送進監牢的風險?在街坊逞兇鬥狠、販賣毒品也不是什麼值得誇大、讚美的事情,這些都只是生存必備的技能。


儘管我是個白人、手上還拿著相機,但是我總是覺得我能適應Compton,或許我和他們之間以前的青少年遭遇都有著一些共通點吧!?於是我決定到街上去晃一晃,確認我也是屬於這裡,當然這也要承擔一些後果:我被痛打了一頓,有人把我騙進巷子裡搶走了財物,也有人在大白天拿著槍指著我的頭。Compton在多年來受到眾人矚目,本來應該會成為一個更加安全的城市,但是經過這一連串的經驗之後,故事開始明朗化,我也對我所發現的一切感到震驚。

在L.A.,每22小時就有人被謀殺,而Compton坐落於L.A.的最南方,它不是很大(總人口不到100,000),但是卻惡名昭彰,在2005年全美排名第二危險的城市就是Compton。在面積不大的Compton有著57支幫派,卻僅有80名警長負責巡邏;不久前發生的凶殺案震驚了L.A.,ㄧ個年僅十歲的男孩和他父親被殺害,受害者的家屬形容到他們每天的生活:這些年輕人就是這樣互相殺害,只要你喵到他們、惹到他們,你就得挨子彈。


An unidentified man shows off his low-rider car and gun in the backyard of his home in the Farm Dog Crip neighborhood of Compton, California.


1988年N.W.A.的暢銷專輯"Straight Outta Compton" 讓Compton站上了舞台,也讓大家視它為ㄧ個充滿暴力幫派份子的城市。有許許多多的歌手把Compton街頭的故事傳遞給全世界,他們創造出的"gangsta-style"生活方式,影響了現今年輕人的面貌。但是這些所作所為卻無法讓Compton居民受益!許多當地居民和幫派份子都在抱怨,這些饒舌歌手不斷地靠這方法賺錢,而他們的fans也很喜愛這些講述幫派生活的專輯,不過沒有人肯到Compton。

"多年來我們一直向外發聲、希望外界伸出援手,但是為什麼沒有人肯理會?這些年來Compton沒有改善,卻越來越瘋狂、殺手越來越年輕!"自小在Farm Dog Crip求生存的OG Daddy V說道,"我的意思是,每個人都聽過Compton,都知道裡面充斥著殺手、幫派份子,但是我們的機會在哪裡?當一個人從小到大都生長在貧民窟,這就是你所知的一切,這時如果沒有人能進來教導你的話,你要如何去改變?



A Farm Dog Crip with "Compton" tattooed across his back talks to his homies sitting on the front door step of a known hood drug house.


當我繼續我的工作、越來越接近街上的傢伙們,我卻碰上了瓶頸:他們不願意把槍亮出來給我看。 在一些時刻,我只能跟幾個特定的人碰面,OG Daddy V會替我介紹,而我則是不斷地回答問題,"不..我不是警察。" "是的,我百分之百是個記者。" "嗯..我知道來這種地方是非常危險的.."然後我也立即的問"你的槍呢?可以借我看看嗎?"
不過大多數人的反應都一樣"什麼?你一個白人突然出現在Compton,然後才跟我交談五分鐘就想看我的槍?老兄你真是瘋了!"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拒絕,沒有人肯答應。
我跟OG Daddy V說"這太誇張啦,每個人都有槍,卻沒有人肯亮槍。"
OG Daddy V回答"在這裡,只有當別人要對他開槍時,才會把它秀出來。"
OG Daddy V的話題就此打住。

過了幾天之後,我感到越來越自在了。我開車停在一處聚集一堆混混的街角,下車後迅速地自我介紹,然後劈頭就問"誰有槍?"一般來說這樣子會讓你挨子彈的,不過他們可能被我的行為嚇傻了。有個人回話"你想看鎗?你想見識真正的gangsta?"他把槍從腰帶拔出來,然後指著我的額頭,說道"這就是gangsta!"當他把槍移開我的額頭時,我並沒有拔腿就跑,因為我知道他想殺我的話早開槍了,不久之後,他答應讓我拍照。




In Compton, California, B Rich, aka The Money Boy, a MOB [Money Over Bitches] Piru Blood holds a gun to his head on the famous McMillian Street corner. The MOB McMillian Bloods were made famous by being featured and praised in the rap lyrics of 2PAC. 


為了改善Compton,即使是當地的政客到目前為止也沒有成功過,1992年市長Walter Tucker III因為收受賄款、勒索被判有罪,1995年Omar Bradley市長因為盜用公款而入獄三年:他拿配發的信用卡買鞋子衣服、看電影、修牙齒。同時,許多人也不斷批評當地的治安問題。

Strype,當地的hustler,描述道"人們會設計你、搶奪你的錢..諸如此類,每天都過著入不敷出的日子,其他城市的人根本不用擔心這些事情,在這裡一定要隨時提高警覺,這裡的錢就這麼多,當一個人變的有錢、另外一個人就會忌妒。"Farm Dog Compton Crip成員Chubb,在他爸媽房子前的馬路上賣大麻,補充道"Compton is hot, man, dangerous!"


Chubb, a Farm Dog Crip, holds his drug sale money and weed in Compton, California.

儘管今年的凶殺案件減少了,不過根據Chubb的說法,Compton反而是越來越致命,"你看看,我們以前都是在我們家的庭院、前廊..等等,整天一群人聚在一起,現在我們不會這樣子做,因為會有人開車經過掃射,POP, POP, POP你就被打爆了;現在大家都待在房子裡抽菸喝酒、玩牌,好日子就坐在後院賣毒品,不管去哪裡總是隨身帶一把槍,這不是什麼光采的生活方式。"

可悲的是,大多數人對Compton的觀念都錯了,gangster rap的全球市場、流行風潮似乎成為了Compton無法脫離的詛咒,讓它變成了幫派地獄。事實上,短期之內Compton社區發出的呼救想被外界聽見,這希望是非常渺茫的!半個地球之外的人們不會去關心這些黑人社區的少數族群,卻在舞池上穿著最流行的gangsta服飾、鞋子,深信Compton是個超酷的幫派天堂。


至於OG Daddy V是怎麼說的?"如果沒有人能進來教導你的話,你要如何去改變?"
看來目前Compton缺少了一位熱心奉獻的老師。


[後記]
根據統計數字看來,Compton近年來似乎有越來越安全的趨勢,不過整體來講還是很糟糕的城市,尤其是一些巷弄沒事就別進去了.....有興趣要去造訪Compton的朋友務必注意自身安全





想到了這部影片,K Dot的耳提面命...去Compton千萬別亂穿衣服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